首頁 智庫 要聞 正文

是小微企業還是家庭微型經濟?

小微企業 家庭微型經濟

摘要:家庭微型經濟不但是新就業機會的創造者,也是勞動力的儲蓄池和收容所。更重要的是,家庭微型經濟不但可以滿足家庭物質需求,還是家庭文化價值的傳承者,承載著家庭關愛和照顧的重要使命。

 中國經濟導報記者苗露/攝

中國經濟導報記者苗露/攝

莫秀根

我們習慣把小型家庭農場、小商店、小作坊、個體戶、微型電商等等歸類為小微企業,將他們看成獨立核算的規模很小的自負盈虧的企業。現實中最讓政策制定者和金融服務者頭痛的是,這些所謂的“企業”既沒有賬目記錄,也沒有規范的經濟核算;既不區分各個經營項目的成本和收益,也不區分個人消費和企業支出。甚至有人認為,這種低層次缺乏規范的小微企業在宏觀經濟中無足輕重,不必花費太多的精力扶持,也不需要將其列入國民經濟進行統計。

認識的不足,造成了對這類經濟活動的一種排斥效應。也許這就是一系列問題尤其是融資難問題長期沒有得到解決的原因所在。筆者最近通過對小微企業的調查活動,對其進行了更深入的思考。

兼顧經濟活動和家庭生活

今年8月份,筆者參與了對陜西宜賓縣和湖南平江縣60多個小微企業進行的小組訪談,有幾個案例最能說明這類經濟模式與企業的本質區別。

案例1:某小微企業主,男,陜西省宜君縣哭泉鎮,種有50多畝核桃,開有一個實體小商店。在核桃收獲的季節他也收購核桃,并在互聯網平臺上銷售核桃。有時他承包小建筑工程。可以說,這位企業主集小農、個體戶、微型電商于一身。

案例2:某小微企業主,女,湖南省平江縣,曾在廣東打工,幾年前因小孩教育和照顧老人問題返鄉,經營一家小超市,同時在網上代銷某公司產品,也代銷保險產品。

案例3:某小微企業主,女,河南人,嫁到陜西省宜君縣,夫家在鄉下,種20畝核桃,在縣城開有一家五金店,通過手機從西安進貨,微信或支付寶支付,不記賬,不區分經營和生活開支,經營的目的是維持生活,不打算擴大經營。她有借貸需求,但不是為了經營,而是為了兒子娶媳婦。

案例4:目前農村家庭(或家庭農場主)普遍存在兩種生產模式,即使用和不用化肥農藥或商品飼料。前者的產品銷往市場,后者的產品自己消費。

從這4個案例中,可以看出小微企業的一些基本的特征。首先,是多種經濟混合經營,只要資源、資本和能力允許,可以以小農、個體戶和微型電商的形式同時進行經營。其次,是經濟活動和家庭生活混合交叉,兼顧經濟活動和家庭生活的需要,包括養兒育女、照顧老人或病人。第三,是各種資源和資本混合使用,不區分哪些是生產支出、哪些是消費支出,例如車輛和資金的使用,用途很難區分。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在權衡經濟活動和家庭生活以后,將經濟利潤和家庭福祉的決策合二為一來進行。

這種合二為一的決策模式,與企業的純經濟決策模式有非常明顯的區別。案例4的兩種生產模式最能說明這兩種決策模式的不同。在合二為一的決策模式下,生產的方式是不使用化肥農藥的,這樣既能保證適當的產量,也能保證家庭健康;而純經濟決策是要大量的使用化肥農藥,其只考慮如何獲得最大的收入。現實中,所謂的小微企業主多采用合二為一的決策模式,綜合權衡經濟活動和家庭生活,比如說兒童撫育、老人的照顧、家庭生活和文化等。也許用“家庭微型經濟”去描述這類經濟活動更加貼切一些。

當我們用“企業”的眼光去看待家庭微型經濟時,自然會產生認知上的偏差。首先,我們將他們看成生產單位,用純粹的對生產單位的要求去看待他們,但實際上他們是以家庭為基本單元的經濟活動。第二,我們認為他們應該以利潤為最大目標,實際上他們是以生活福祉最大為目標,如案例2中的女業主,外出打工可能可以獲得更高的收入,但是她在權衡了子女教育和老人關愛之后,放棄了一部分收入,換取最好的家庭福祉。第三,我們只愿意為他們的單一經濟活動提供信貸服務,而實際上他們的融資需求是多用途的,包括忽略了他們多種經營活動和家庭生活消費的融資需求。第四,我們偏向于只考慮某一投資項目的風險,而容易忽略來自于家庭的其他風險,例如所有家庭成員的其他經濟活動、健康等風險。最后,我們片面地認為家庭投資風險很高,而實際上由于家庭經營的多樣性、榮譽和持續生存的需要、社會關系等原因,他們有更強烈的還債責任心和還款意愿。種種偏見造成了對家庭微型經濟的重要性認識不足。

在國計民生和鄉村振興中的重要作用

統計資料顯示,我國有2/3家庭有一定數量的經營收入。特別是我們的抽樣調查發現,浙江有28.5%的家庭,其收入全部來源于經營活動,即使是在廣西貧困縣也有約10%家庭全部依賴于經營收入。同時,家庭微型經濟不但是新就業機會的創造者,也是勞動力的儲蓄池和收容所。更重要的是,家庭微型經濟不但可以滿足家庭物質需求,還是家庭文化價值的傳承者,承載著家庭關愛和照顧的重要使命。

雖然家庭微型經濟經營的內容和方式在不同的經濟環境中有所變化,可以是經營農業生產的小農,也可以是經商的個體戶,還可以是數字經濟時代的微型電商,其在各種經濟環境中始終具有非常強的生命力。筆者預計,家庭微型經濟不會隨著數字經濟的發展消亡,而會更加繁榮,可以在鄉村振興的戰略中發揮綜合性的功能。

鄉村振興戰略計劃,要將農村建成“產業興旺、生態宜居、鄉風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新農村。不再把農村看成單純的農業產業基地,而是將農村看成農業、農村居民、文化、生態的綜合體,給家庭微型經濟發展帶來新的希望。分析發現,家庭微型經濟的發展,不但解決了經濟問題,同時也可以減緩農村的留守兒童和留守老人的撫養問題。大力發展家庭微型經濟是鄉村振興的重要途徑。

為家庭微型經濟創造良好的政策環境

普惠金融可以為家庭微型經濟提供最佳的融資方案。當前家庭微型經濟確實遇到貸款難的問題,在融資上面臨著一系列的困難。第一,家庭微型經濟對信貸的需求是混合,而目前的供給是要有具體目標的專一用途的信貸服務。第二,大多數的家庭微型經濟的金融能力都很低,而金融機構對借貸的條件特別是風控的要求是比較高的。第三,由于地理分布比較分散且單筆額度小,交易成本高構成了交易阻力。第四,信用評價難度大,要評價家庭的方方面面。

實際上許多農村、農民不易出現的不良貸款。就貸款的信用而言,出于家庭生活、責任、信譽、道德的方面的壓力,家庭微型經濟更具有還款意愿。

遺憾的是,現有的政策,包括三農政策、小微企業政策、微型金融政策等,都強調了產業發展,仍然按照純經濟體來看待家庭微型經濟,忽視了家庭微型經濟的家庭屬性,沒有從根本上促進其發展的政策。筆者提出五個方面的政策建議:

一是從國家戰略高度發展家庭微型經濟。家庭是社會細胞,國家的基石。家庭的生活福祉也是國家發展戰略的重要目標之一。家庭微型經濟將經濟、文化、教育、健康、養老和人文關懷等有機結合,它的發展目標與國家發展戰略目標高度一致。因此,將家庭微型經濟提升到國家發展戰略的高度非常有必要。

二是制定有別于“小微企業”的家庭微型經濟政策。家庭微型經濟和小微企業有一定的重合,但不是等同的概念。在制定政策當中必須予以區別。家庭微型經濟是經濟、文化、教育、健康、養老和人文關懷的綜合體,而小微企業是純粹的經濟體。

三是將家庭微型經濟發展作為鄉村振興的重要措施。鄉村振興很大程度上就是家庭微型經濟的振興。家庭微型經濟是鄉村最普遍的組織形式,承載著各種文化價值,是鄉村振興各種政策措施的落腳點、執行者和受益者。

四是建設基于數字經濟的家庭微型經濟。數字經濟的發展為家庭經濟的振興提供了新的機會。數字平臺和微型電商結合,形成了相互依賴相互促進的共同體。讓更多的家庭回到傳統的將經濟、文化、教育、健康、養老和人文關懷緊密結合的生活方式。鼓勵家庭微型經濟與數字技術結合是鄉村振興和數字經濟政策的重要組成部分。

五是以普惠金融促進家庭微型經濟的發展。普惠金融具有經濟社會雙重目標,和家庭微型經濟目標高度一致,是服務于家庭微型經濟的最佳模式。普惠金融從多維度提供負責任的金融服務,促進家庭微型經濟的金融健康。

(作者系中國普惠金融研究院研究總監)

責任編輯:劉維


广东老友棋牌麻将下载
十五子棋的规则 猎鱼达人冲760有效果吗 同城游美女捕鱼修改器 极速11选5大小规律 支付宝扫红包赚钱攻略 深海捕鱼游戏 太阁立志传4咋么赚钱 4个人炸金花闷牌规律 竞彩篮球大小分怎么玩 大富翁8买股票技巧 宝马彩票群 快速赛车开奖历史 全民打鱼 波克安徽麻将安卓版 以太坊交易有杠杆吗 龙王捕鱼只打龙王炮